您好!今天是

当前页面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工作动态 > 新闻动态

“河长”有了,“湖长”也来了,雁栖湖和酃湖将纳入“湖长制”

发布时间:2018-05-12

  衡阳境内河网密布,水系发达,仅湘江干流在衡阳市境内就有266公里长,是全省湘江流域干流最长、大支流最密集、人口数量最多、耕地面积最大的地区。

  为维护河湖健康生命,加强河湖管理保护,推进生态文明,从2017年开始,衡阳大大小小的河流就有了“河长”;而从今年开始,“湖长制”也将在衡阳全面推开。那么,衡阳的“河长”是怎样开展工作的?“湖长”又将担负怎样的职责呢?连日来,记者对相关情况进行了采访。

  河长APP正在试行阶段,今后河长巡河要“打卡”

  最近几天,记者在部分河流周边走访时看到,沿岸难觅垃圾的踪影,河岸遍布青苔绿草。一块块蓝底白字的河长公示牌格外醒目,河流名称、河长信息、工作职责、管护目标等一应俱全,还附上了监督电话号码,直通河长办公室。

  司职蒸水河段巡逻员的王致伟告诉记者,他们每天都会巡查,河中有垃圾就会设法清理,如果一个人没办法清除,会进行登记,找保洁人员帮忙。现在的情况大有改善,村民的环境卫生意识有了显著提高,加上有人管理,乱扔工业垃圾等情况比以前少多了。

  这巨大的变化得益于当前我市大力推行的“河长制”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我市境内共有河流515条,有市、县、乡、村四级河长3082名。“河长制”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“河长”,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污染治理。其中,市级河长要求每季巡河一次,县级河长要求每月巡河一次,乡级河长要求每旬巡河一次,村级河长要求每周巡河一次。

  “为提高河长制日常工作效率和信息化管理水平,畅通群众监督投诉渠道,目前全省正在推行‘河长制APP’,我市正处于试行阶段,7月起将全面实行。”市河湖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各级河长通过这个平台安装并使用手机巡河APP软件,巡河频次以巡河APP打卡数据为准。使用“河长制APP”,可真实记录河长巡河的时间、轨迹、发现问题数、处理情况等。

  记者采访时,碰巧遇到了相市河河长李海元。2个小时之后,1000多米的河道巡查结束,李海元一边仔细查看,一边把情况记录在手机上的“河长制APP”中。他告诉记者,“河长制的APP里面有很多板块,比如说日志板块、巡查板块、问题提交板块等。有了这个APP,将有助于推动河长制工作有效落实,使河道管护常态化。”

  今年年底全面实施“湖长制”, 雁栖湖和酃湖将有“湖长”

  要想还市民一江碧水,仅靠“河长制”的全面推行还不够。近日,记者在采访中获悉,继“河长”之后,“湖长”也将“上任”。

  与河流相比,湖泊水域较为封闭,水体流动相对缓慢,水体交换更新周期长,自我修复能力弱,生态平衡易受到自然和人类活动的影响,容易发生水质污染、水体富营养化,存在内源污染风险,遭受污染后治理修复难,对区域生态环境影响大。

  为了进一步加强湖泊管理保护,今年4月30日,省委办公厅、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在全省湖泊实施湖长制的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。

  《意见》要求,要坚持生态优先、坚持河长主导、坚持因湖施策、坚持改革创新,按照“组织体系到位、制度体系到位、责任落实到位、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估到位”的要求,2018年底前在全省所有湖泊全面建立湖长制。到2020年,全省地级城市建成区、县级城市建成区及乡(镇)黑臭水体消除比例 95%以上,湖泊周边城乡污水处理率 85%以上,城镇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%,湿地保护率72%以上,基本遏制乱占乱建、乱围乱堵、乱采乱挖、乱倒乱排等现象,全面禁止天然水域投肥养殖,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禁捕,洞庭湖达到Ⅲ类水质标准(总磷≤0.1mg/L),其它湖泊达到国家规定的水质标准,确保湖泊面积不萎缩、调蓄能力不降低、生态功能不退化,实现湖泊功能永续利用。

  “经过前段时间的数据收集,我市有两个面积超过0.5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符合‘湖长制’的标准,一个是雁栖湖,另一个是酃湖。”市河湖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下一步,我市将明确两个湖泊的湖长,并下发“湖长制”的实施意见,设立湖长公示牌,公布湖长人选、职责、联系电话等内容。12 月底前,完成湖泊的一湖一策编制工作。

  那么,“湖长”要负责治疗湖泊的哪些“疾病”呢?

  “细分起来,‘湖长’的工作任务多达22项。”该位负责人向记者举例道,“如,在深化城乡生活污染治理这块,将以饮用水水源地保护、生活垃圾处理、污水处理、养殖环境整治为重点,加快推进湖泊周边农村环境综合整治,加快湖泊周边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,加大截污管网建设力度。到2020年,沿湖市、县城区污水处理率分别达到95%、90%,所有建制镇建成污水处理设施和配套管网;又如,划定生态保护红线,力争在2020年底前,进一步科学规划湖泊生态功能分区,按规定调整优化省级自然保护区范围,禁止侵占自然湿地等水源涵养空间,强化水源涵养林建设与保护,因地制宜推进湖泊生态岸线建设、入湖口人工湿地净化工程建设、滨湖绿化带建设、沿湖湿地公园和水生生物保护区建设,提高湖岸生态水平和环境自净能力;等等。”